财新传媒
2015年07月11日 02:04

坚守美德是没有意义的

你对我说这次平时成绩的计算是不公平的。我当即迅速检视了我制定的记分规则:课堂笔记记20分;期中作业记分20,参与课堂讨论一次或者课后通过email讨论一次记10分,总分不超过100。平时成绩占总成绩30%。按照学校的要求,那些平时不来听课的同学平时成绩应当为零。但是我坚持认为像这样100多人的大课堂,同学们可以选择不来听课,却有权参加考试。那些被点名制度逼迫过来上课的同学,他们在课堂上没有表情的面孔会影响我上课的情绪。我不是播音员,没有能力做到面对机器也充满激情。一......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24日 13:40

师傅的沦落

本文是汉娜.阿伦特《人的境况》读书笔记

教师休息室,一位女教授激动的说,“他,那个学生叫我叫师傅!......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6日 12:23

读书无用

读书无用。我是很严肃的说这句话没有骗你。好吧也许我没有说清楚。换一种说法,读有些书是有用的,比如读一本怎么烤面包的书就是有用的,它能教会你怎么烤出又香又好吃的面包,读《不要一个人吃饭......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2日 13:58

深圳:世界之窗

夏天,三四个可以互相砸挂的朋友在路边大排档吃夜宵喝啤酒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偶尔有衣着性感的女郎过来递名片,可以将谈话推向高潮。你的心则随着姑娘远去的背影升向繁星皓月之空,在非洲丛林与都市之间穿梭。有人提议暑假出去浪。

去哪儿成了纠纷,几轮推杯换盏,出行已不再是中心话题。不知谁提到深圳,说那里人没人,生活没生活,风景没风景,一个字“没文化&r......

阅读全文>>
2015年06月10日 13:59

高考:一场始于你出生的政治运动

高考是一场政治运动,它始于我们的出生。这一表述无意诋毁高考制度。我以及与我有相同出生的人都是高考的受益者。没有高考,我现在就不是坐在这里打字,而是在农村和我的小伙伴们面朝黄土背朝天,或者在城市的烈日下搅拌建筑工地的混凝土。有些人不喜欢政治认为它是卑鄙者的职业,说高考是政治涉嫌诋毁高考。在我看来,政治就是人类争夺公共资源与社会地位的活动。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既然你看到了这篇文章我就成功的表达了自己。我很在......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26日 23:27

法国老陕

法国老陕

和很多人一样, 我以前对老外具体的说就是德国啊/法国啊/美国啊什么的有一种莫名奇妙的好感,总觉得他们比我们文明/优雅。简单地说人家素质就是高。

法国鲁昂 Mont Saint Aignan 山脚下有一家中超,叫中超是一种习惯,其实就是一家很小的卖中国食品调料什么的杂货铺。老板自然是中国的,估计30左右,福建人,媳妇挺漂亮的,还在上学。在法国商店里和那些售货员比划着说法语有时候让人觉得象在考试,好不容易碰到了一个中国人开的商店,我就习惯地贫了起来。我对老板说, 你这还挺好的,开个店自己老板,媳妇员工。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给法国人解决了一个就业问题啊,你可以到法国政府那里领奖金了。其实法国压根就没有这个政策,这位在法国呆了6年的老板......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16日 12:12

开枪:每个人都在表达自己的看法,谁在乎法律的看法

每个人都在表达自己的看法,谁在乎法律的看法?本文仅罗列法条,注释部分旨在讨论案例分析方法,由于不是检察官亦非法官,文章不对任何案件进行评判。作为成文法国家,讨论案例应当严格的依照现行法律规定来分析。尤其是刑事案件。在刑事案件中尤其不能对法律进行扩张解释。再则,问题应当分别讨论即便存在关联,如讨论警察开枪是否合法,就应当分析警察开枪的具体法律依据,而不能讨论疑犯是否该死。疑犯该死不能证明开枪的合法性。因为即便疑犯该死,也是需要经过法院审判后才能确定,不经审判而对疑犯处死必须有明确的法律依据。否则,其可怕之处,不说,列位看官自明。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14日 13:45

怒路症不是一种病

怒路症不是一种病

怒路症,是一种病。之所以叫做“症”而不是“病”,按医学上的命名规则当某些疾病找不出它的病因时,就以它表现出来的症状命名。如肠道易激综合症,就是一种不明原因的腹胀腹疼,有屁放不出。怒路症则是人在驾驶汽车行使于路上时,会不明原因的发怒。行人过马路急匆匆就骂人家找死,慢腾腾则骂人家等死。他人驾驶技术不如自己则伸出头教训人家会不会开车,他人驾驶技术高超就冲着人家屁股骂赶着去投胎。说“怒路症”是病,是因为这种症状平时并不发作,只在路上发作。此病似乎与个人修养无关,扭扭捏捏、温文尔雅的人一开车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变得易怒而没有教养。病得厉害的就会以车撞车或者下车打女人。

......
阅读全文>>
2015年05月10日 00:04

人有三个年龄

我一直以来就关注什么是时间,因为它关乎到我的生命长短,何时终止。这应该是人类共同的关注,这也能说明为什么哲学家们都关注时间。当我们说“我快40了,”“我快50了”,我们就是在关注我们生命何时终止,就是在关注时间对我们自身的意义。那么说“我40岁了”是什么意思呢?换一句话,“我40岁了”这个判断指向的是什么呢?或者说,这——我40岁了——是什么?

第一种意义:这,意味着,一个非我的东西,这个东西叫做“铯133原子”......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6日 12:18

大学生:为什么毕业就是失业

大学是一个使人成为其人的地方,这是我听到的关于大学最离谱的定位。要理解这句话必须结合对汉娜.阿伦特关于属人生活理论的了解。汉娜.阿伦特将人类的活动分为劳动、工作和行动。她认为与人类消费无关的行动才是属人生活的应有状态。这显然与马克思的观点不同,马克思认为是劳动创造了人。康德说大学使人成为其人与马克思说劳动创造了人不是同一语境。

&nbs......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4日 13:44

现代隐居者

剥削者、奴隶主的生活以及寄生虫的生活也许是不义的,但确实仍然是人的生活。然而,一种无言无行的生活(这诚然是圣经意义上的“生活”一词所指的,抛开一切显现和虚荣的唯一生活方式),实际上就是在世间的死亡;它不再是一种人的生活,因为它已不再活在人们中间。(汉娜.阿伦特 page139)

汉娜.阿伦特在她的《人的境况》“行动”一章中,将隐居行为界定为在人世间的死亡。但是隐居者却不从这个角度上思考,他们认为隐居行为不是死亡而是成仙。老子在函谷关留下《道德经》后,便骑着青牛隐居于终南山,最后变成了神仙太上老君。死亡和成仙是不同的,死......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23日 17:28

生日

我经常忘记自己的生日。实际上我是花了很长时间才记住自己的生日的,那也是到我上大学的时候。 大学的时候,其他同学总是记得自己的生日,并在生日时请我吃饭,这样久了我也会关注自己的生日。每年过年回家我总要问母亲,我生日是哪天。母亲总是不但告诉我是哪天,还会告诉我是亥时。说是那天家里人都等在外面,最先知道我是男孩的是我五爷,我五爷在外面一听见我的哭声就说,肯定又是个小子,听这哭声!  那一年,我们家连着生了三个小子。按老历算,正月五爷家老二出生,二月奶......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7日 13:54

我佛与上帝

我佛与上帝

上学那会儿,每年平安夜大家都要从下午5点钟就准备往钟楼走,否则到了晚上8、9点钟的时候你根本无法挤进市中心。我从来没有在平安夜成功的挤进过市中心,只是听早早进去的同学出来说,人!都是人! 与西安相反,平安夜Rouen的街上冷冷清清,偶尔见到几个法国人安静的去教堂或者从教堂回家,只有我们一帮中国留学生在寂静的街道上嬉闹.

圣诞节期间每个教堂都要举行各种活动,围绕耶稣诞生展开。所有的人都可以参观并且允许拍照。他们用绘画、雕塑等方式为那些不认识字和不懂当地语言的人讲解圣诞的故事。大约晚上7点多,人们陆陆续续来到贞德大教堂。教堂门口有两个小女孩给到来的人们发传单,上面是圣诞节期间贞德大教堂的活动安排......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14日 11:20

这是什么?

“学习是在主动的寻找或者说认识知识,而获得知识是被动的接受他人的观点,更可怕的是,由于语言本身的不确定性,导致别人所教授的和你所获得知识可能不是同一个事物。但是老师,刚才我们讨论得出的这一关于学习的观点并非什么新鲜事物,至少在我中学的时候我们就被告知要积极主动的学习。然而您知道要真正做到积极主动的学习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关于这一点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看法。”

“积极主动的学习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并不困难。人类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失......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7日 11:22

知识与学习

“你到我的课堂上来,是来学习的呢还是来获得知识的?”“这二者有什么区别吗?” “有。”我虽然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我立即意识到要想论证这个结论绝非我的能力所能胜任。

“首先,我可能不太明白你所说的知识是什么。我能不能这样理解,以我们这个学期讨论的证券法为例,当提到什么是证券 的时候,你是不是认为如果我告诉你:所谓证券就是为了证明或者设定权利而做成的书面凭证,那么你就从我这里获得了知识?”他并没有回答我的提问,他显然知道如果回答“是”将会面临着后面更多的问题,我索性继续回答“我并不认为当你知道了证券是为了证明或者设定权......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30日 12:22

师生之间

上午我象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痛苦的从一堆专著和论文里查找关于什么是公司的资料。突然电话响了,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对方很谨慎的假装有些怯懦的称呼我老师。下周是考试的时间,在我们这所法学院里通常也只有在考试之前学生才会主动的找到老师,我立即猜出他是我这个学期带的本科生。然而接下来的对话证明我的猜测是错误的。他是我讨论课上的研究生。尽管他们最近也在考试,但这与我无关。我料想他是有别的事情。一个学生在与考试和就业无关的情况下想找老师,这引起了我一丝好奇,我爽快的答应了他见面。

10分钟后......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0日 14:28

我不是群众

敌人一炮轰过来,死了一片“群众”,没有人能通过“群众”这个称谓从尸体中认出我来。当我的家人从“炮灰”中寻找我的时候,

有关方面会对我的家属说:你找谁?

我妻说:找我的夫君。

有关方面说:你夫君党员证号?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1日 18:48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这是为乔教授在回答学生关于生活方式时的话语,2014年在校园里广为流传,有女生甚至以此作为她的网络昵称。这位美男子就安静的坐在我的对面,干净整洁的白衬衣、一丝不苟的袖扣、领带、灰底黑条纹马甲,刻意修饰过的连腮胡。咖啡的旁边摆放着汉娜.阿伦特的《人的境况》。

为什么是安静的美男子?安静是一种状态你也可以说是一种背景,比如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就是一种安静。当然如果你是佛印我也可以一屁过江来。

为什么是美男子。美首先是一种精致,从你的服饰,你的生活用品,到你的工作。至少你要追求精致;其次美是一种境界,一种孤独的个体在与社会相互关系中的自由的哲学存在。

为......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6日 22:00

世上果真有精英,你果真有领导?

精英与大众相对应,是现代西方的概念,现代中国人习惯称领导与群众,与精英.大众并不完全吻合。西方精英与大众的分离,在于人们走出了宗教社会,将上帝与人类的对比投入到世俗社会。当人们不再膜拜上帝以后,转而指望精英。

领导与群众,脱胎于帝王与臣民,当人们不再受制帝王的时候,转而委身与领导。实际上,精英与领导都是对人性的漠视和束缚,任何一个人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而言,都是精英的存在,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领导(方流芳语)。

中国人从来就不真正的在乎精英,尽管有时为附庸风雅,假装与某某精英很熟。你经常可见到极具讽刺的场景,一帮自视精英的学者,看到领导进场,不约而同,自动起立,分站两旁,屏声静气,满脸......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2日 16:11

谁偷走了你的时间?

过完这个生日你就45岁,按4舍5入的规则你可以被归为50岁的人了。好吧,狠了点,奔5可以吧。就在昨天晚上,你,被四医院的小护士调侃为可以掐得出水的嫩豆腐(你想泡人家),手攥着哥们儿的情书,一帮人躲在董丽家楼底下的灌木丛中,等她回家。月亮挂在她们家楼底的树梢上,一只老猫趴在窗沿警惕的观察着你们。你清楚得记得你是如何敲开房门,管一个45岁的妇女叫阿姨,然后人家告诉你董丽不在家,然后一个穿着白底蓝色碎花衬衣的小姑娘冲到门口一把从你手上抢走了那封信。你已经忘记了她长什么样,当时你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人家的脸上,因为她穿的是一条睡裙。

那是25年前的事情,却仿佛发生在昨天。时间都去哪儿了?不,你应该问......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