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2015年04月14日 11:20

这是什么?

“学习是在主动的寻找或者说认识知识,而获得知识是被动的接受他人的观点,更可怕的是,由于语言本身的不确定性,导致别人所教授的和你所获得知识可能不是同一个事物。但是老师,刚才我们讨论得出的这一关于学习的观点并非什么新鲜事物,至少在我中学的时候我们就被告知要积极主动的学习。然而您知道要真正做到积极主动的学习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关于这一点不知道您有没有什么看法。”

“积极主动的学习是我们与生俱来的能力,并不困难。人类在成长的过程中逐渐失......

阅读全文>>
2015年04月07日 11:22

知识与学习

“你到我的课堂上来,是来学习的呢还是来获得知识的?”“这二者有什么区别吗?” “有。”我虽然给出了一个肯定的回答,但是我立即意识到要想论证这个结论绝非我的能力所能胜任。

“首先,我可能不太明白你所说的知识是什么。我能不能这样理解,以我们这个学期讨论的证券法为例,当提到什么是证券 的时候,你是不是认为如果我告诉你:所谓证券就是为了证明或者设定权利而做成的书面凭证,那么你就从我这里获得了知识?”他并没有回答我的提问,他显然知道如果回答“是”将会面临着后面更多的问题,我索性继续回答“我并不认为当你知道了证券是为了证明或者设定权......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30日 12:22

师生之间

上午我象往常一样坐在办公室里痛苦的从一堆专著和论文里查找关于什么是公司的资料。突然电话响了,一个不认识的号码。对方很谨慎的假装有些怯懦的称呼我老师。下周是考试的时间,在我们这所法学院里通常也只有在考试之前学生才会主动的找到老师,我立即猜出他是我这个学期带的本科生。然而接下来的对话证明我的猜测是错误的。他是我讨论课上的研究生。尽管他们最近也在考试,但这与我无关。我料想他是有别的事情。一个学生在与考试和就业无关的情况下想找老师,这引起了我一丝好奇,我爽快的答应了他见面。

10分钟后......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20日 14:28

我不是群众

敌人一炮轰过来,死了一片“群众”,没有人能通过“群众”这个称谓从尸体中认出我来。当我的家人从“炮灰”中寻找我的时候,

有关方面会对我的家属说:你找谁?

我妻说:找我的夫君。

有关方面说:你夫君党员证号?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11日 18:48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

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美男子,这是为乔教授在回答学生关于生活方式时的话语,2014年在校园里广为流传,有女生甚至以此作为她的网络昵称。这位美男子就安静的坐在我的对面,干净整洁的白衬衣、一丝不苟的袖扣、领带、灰底黑条纹马甲,刻意修饰过的连腮胡。咖啡的旁边摆放着汉娜.阿伦特的《人的境况》。

为什么是安静的美男子?安静是一种状态你也可以说是一种背景,比如八风吹不动,端坐紫金莲,就是一种安静。当然如果你是佛印我也可以一屁过江来。

为什么是美男子。美首先是一种精致,从你的服饰,你的生活用品,到你的工作。至少你要追求精致;其次美是一种境界,一种孤独的个体在与社会相互关系中的自由的哲学存在。

为......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6日 22:00

世上果真有精英,你果真有领导?

精英与大众相对应,是现代西方的概念,现代中国人习惯称领导与群众,与精英.大众并不完全吻合。西方精英与大众的分离,在于人们走出了宗教社会,将上帝与人类的对比投入到世俗社会。当人们不再膜拜上帝以后,转而指望精英。

领导与群众,脱胎于帝王与臣民,当人们不再受制帝王的时候,转而委身与领导。实际上,精英与领导都是对人性的漠视和束缚,任何一个人的存在对于这个世界而言,都是精英的存在,每个人都是自己的领导(方流芳语)。

中国人从来就不真正的在乎精英,尽管有时为附庸风雅,假装与某某精英很熟。你经常可见到极具讽刺的场景,一帮自视精英的学者,看到领导进场,不约而同,自动起立,分站两旁,屏声静气,满脸......

阅读全文>>
2015年03月02日 16:11

谁偷走了你的时间?

过完这个生日你就45岁,按4舍5入的规则你可以被归为50岁的人了。好吧,狠了点,奔5可以吧。就在昨天晚上,你,被四医院的小护士调侃为可以掐得出水的嫩豆腐(你想泡人家),手攥着哥们儿的情书,一帮人躲在董丽家楼底下的灌木丛中,等她回家。月亮挂在她们家楼底的树梢上,一只老猫趴在窗沿警惕的观察着你们。你清楚得记得你是如何敲开房门,管一个45岁的妇女叫阿姨,然后人家告诉你董丽不在家,然后一个穿着白底蓝色碎花衬衣的小姑娘冲到门口一把从你手上抢走了那封信。你已经忘记了她长什么样,当时你的注意力根本就不在人家的脸上,因为她穿的是一条睡裙。

那是25年前的事情,却仿佛发生在昨天。时间都去哪儿了?不,你应该问......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27日 21:33

走,打群架去

那一年我们家连生三个男丁,正月五伯家老二出生,二月奶父家老三出生,三月我出生。听到我来这世上第一声啼哭,候在堂屋的伯父们就宣布,又是一个男娃。七岁时,五伯就请武师教我们三门桩、四门架。十岁时我们就用黄豆做成沙袋在身上排打,练习硬气功。农闲时,父辈们的娱乐方式就是让我们兄弟之间摔跤对打。兄弟三人数我体弱,每次被压在地上不能翻身时,都会被取笑回去让你妈给你炒蛋花饭吃。我是不会认输的,回去将竹竿一头劈开夹上石块,甩向他们家的玻璃和屋顶。

无论我们兄弟之间如何打斗,只要有外人欺辱,必群殴之。六伯家老四小我们一岁,有一次在学校被高年级男生欺负。放学路上,我们把雷锋书包和军帽都交给老四,五伯家老......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23日 11:45

面包、德语和安静的人们

如果你问在德国的留学生,留学德国最精彩的部分是什么?你从多数人那里得到的回答可能都是,当你在国内等待德国大学的邀请函和大使馆签证的时候是你留学生活最精彩的时候。自从你踏入德国这块土地,伴随着你的将是面包、德语和安静的人们。那些曾经让你向往的巴洛克建筑和街道上拉手风琴的艺术家会让你熟视无睹。

我刚来汉堡的时候正是12月初,圣诞节之前,如果我用地狱来形容我那段时间的生活可能有点夸张,但是那些日子我常常有这样的感受,即便这是我第二次来德国留学。我无意用这样的词语来贬损德国和这里的人们,这种感受主要来自我自身。那段日子,我每天早上7点钟醒来,等我完成了洗漱吃早饭等一些列准备,经过差不多10分钟步行......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6日 12:38

莎士比亚与威尼斯商人

在莎士比亚所处的16世纪欧洲对犹太人的歧视几乎到了癫狂状态。政府规定犹太人出门必须戴上标志自己身份的红色的帽子,以便人们一眼能辨认出来。他们禁止犹太人经商,甚至禁止他们拥有财产。人们在街头可以肆无忌惮的侮辱和殴打犹太人。莎士比亚的威尼斯商人更是将犹太人描述得恶魔一样丑陋。这种歧视一直到上个世纪30年代,德国人开始对犹太人实施灭绝人性的屠杀,欧洲人和世人才醒悟,种族歧视多么的可怕。

德国的大街小巷都有一种叫做绊脚石(Stolpersteine)的纪念地砖,上面篆刻着二战中遭到屠杀的犹太人名字。 如今的德国人提到犹太人的时候大多选择沉默,但是提到土耳其人,他们总能找出蔑视和攻击土耳其人的种种证据。汉......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5日 12:45

权力背景律师与索马里海盗

我们可以继续怀疑契约自由的正当性。换言之我们可以认为,契约自由不应该包含这种自由:立约者有自由在不同的客户间按照他们的财力大小而定价。让我们这样修正对契约自由的理解:契约自由必须保证卖方,对所有的买方都以平等的价格对待。马上我们发现,这样的理解是不符合逻辑的。因为契约关系指的仅仅是某个具体的单个的买卖双方之间的关系。而不是一个卖家和多个各自独立的买家之间的一对多的关系。当我们考察契约关系的时候,只能考察交易双方,而不能把交易之外的主体纳入正当性考察之内。......... 然而我们发现,即便是在两个交易相对人之间,如果卖方如微软的卖价过高,也可能对于买方是不公平的。因为它可能违反了亚里斯多德所说的交......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4日 14:10

点点的爱情

点点是一只猫,邻居家男孩从秦岭山上带下来的,嫌其到处乱抓送给了我们。点点到我们家时估计3个月,现已10个月长大成猫。点点非常独立,除非饿了或者夜深人静时只有你一个人在书房打字,通常她是不会主动找你亲热的。你若去抱她,她最多礼节性的忍耐你30秒,之后表示要下去,若不得允许她便伸出爪子警告你。唯一让点点无可奈何的是我女儿,她每天放学回家第一件事情就是一把抓住点点往腰里一夹一边吆喝着卖猫一边绕着客厅书房走一圈。

前两天点点生病了。起初我们以为小家伙知道套近乎了,有事没事冲着我们叫,喜欢让人抱。后来发现她变得情绪极不稳定,一会儿冲着人眉目传情的喵喵叫,一会儿在家里到处乱窜。女儿说准是得了精神病,后......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3日 15:55

北京人的文明

有位名人曾经在电视上为自己开私家车上班找理由,说不是我不低碳,公交生活无法给我做人的尊严。实际上也非尽然,北京人即便是坐着公交车也是高人一等的。

昨天我乘公交635路去德国大使馆办签证,车上一如既往的拥挤。车行至北京师范大学时,挤上了一帮人。售票员照例对着乘客们大呼小叫“往里挤,往里挤”。黄色座椅上的一位大概40多岁的男人突然站起身来,一只脚拖曳着试图防止其他人占了自己的座位,另一只脚已经挤到了我的跟前,示意让我身后的一位老人坐下。我不知道用老人称呼是否合适,这位先生看上去60多岁,身材魁梧,衣着整洁,精神矍铄。当他得知被让座的时......

阅读全文>>
2015年02月12日 21:14

单位人的边缘焦虑

年底单位开会、聚餐。员工们纷纷给领导敬酒。有不善饮酒、不熟悉酒桌规则者,冷落一旁,倍感边缘,遂焦虑。

在中国,每人都有单位,一出生就有。即便不是单位的职工,一定是单位幼儿园、子弟学校、医院、劳保公司等附属单位的成员。没有单位,在中国曾经被称为盲流,有被警察抓的危险。

单位里的人都是亲戚朋友,单位里的人吃喝拉撒用的都是统一发的,单位里的职工谈论的话题多半相同,都是单位里的那点事。单位里的男人都想着怎么先搞个科长,科长则想着怎么升处长,处长想着厂长。厂长说话像家长一样,做事则未必。单位里的女青年,满18岁,就想着怎么能嫁给一个小科长,然后每晚鞭策自己的丈夫奋斗成处长。 过年过节时......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