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时敏 > 萨特:《存在与虚无》读书笔记

萨特:《存在与虚无》读书笔记

人类行为不同于自然界的运动,科学家们可以准确的预测大自然的变化或运动,但社会学家或者经济学家对人类行为的预测却往往是错误的。无论你使用多么智能的计算机,聘请多少经济学和数学教授帮你预测下周股市的涨跌,你会发现他们猜对的可能性与算命先生相差无几。

人类行为的不可预测性在于人类是自由的。人类行为的自由可以从两个方面理解:首先人类行为不受因果律的约束;你给某个人送礼并不一定是那个人和你签合同的理由。因此如果你想和他签合同,你无法通过送礼行为达成目的。其次人类行为不是从已经存在的事物中进行选择的结果,你即将要做的事情并不是已经存在的事物,它是从虚无中来的。这是人类区别于自然界中日月星辰的最重要的一点,也使得人类比日月星辰渺小却又伟大。人类行为不受因果律限制以及人类行为是从虚无中来,此两点使得这个可以被看见的世界繁花似锦。


 

你一定不认可上面的观点。如果你给正在谋职的青年才俊足够高的薪酬,一定会雇佣到他让他为你工作。高薪酬就是他为你工作的原因,这显然是可以预见的。你明天早上一定会乘坐2号地铁线经过钟楼去公司上班,这是你在周内几乎每天都重复的行为,这一行为并不是从虚无中产生。我们还可以找到更多的例子来推翻前面的论断。

高薪雇佣员工看上去是因果关系,实际上它真正的原因是年轻人需要更多的钱去满足他的自由。如果这位年轻人已经拥有10万元且只有一周时间的生命,即便是把世界上全部的财富都给他,也不可能雇佣他给你工作一周。因此,你对年轻人行为的预判是否正确,受制于他的人生目的。人类的目的是不确定的,实际上人类没有目的。你只能基于经验在短时间内大概估计一个年轻人需要什么,在此基础上去预判他的行为。你给灯泡通电,灯泡就一定会亮,灯泡受因果律约束。你给年轻人高薪,年轻人为你工作不是受因果律约束,而是他愿意,因为这种安排符合他的目的,他的目的是自由的,因而他的行为是自由的。

你以为你明天早上6:30一定会乘坐2号地铁线去上班,实际上你可能会突然停止在地铁站口,决定辞职,你厌倦了现在的生活。这使得人类区别于玻璃球,一个正在自由落体的玻璃球不会因为不开心突然掉转头飞向太空。尽管如此,每天乘坐地铁上班和辞职都是已经存在的选择项,它并不是从虚无中产生,除非明天早上你突发奇想,牵着一条蚯蚓步行去上班,这样你的行为就不是在众多已经存在的人类行为模式中的选择,而是从虚无中产生。你是彻底自由和不可预测的。

但是你大概率是不会牵着一条蚯蚓步行去上班,因为这会让你看上去很怪异,你的无法被预判让他人觉得你是一个不安全的人。人的社会属性要求个人行为遵守共同的行为规范,我们是因为遵守行为规范而约束自己,让自己变得不自由。水一定会向下流,这是不可更改的,但人类的行为规范不是必然的。在一些社会环境中,行为规范要求你每天穿着西服衬衣上班,另一些社会环境中则要求你穿着长袍马褂上班。

我们说人类是没有目的的,不是说人是盲目的是随机的,而是说人的目的是无穷尽的,是从虚无中来,虚无是无穷尽所生的地方,但它不是无穷多,无穷多指的是已经存在的,我们可知的,虚无比无穷多更包容。我们可以将人类的目的大概分为三类:一类是生物的,比如衣食住行目的;一类是社会的比如权力荣誉等目的;一类是哲学的,比如求知和审美。基于此三种目的人类行为方向有二,指向物质和指向人际关系。人类目的的虚无性(无穷多)使得人类在与物质世界互动中,让物质世界具有了无穷多的可能。例如,橡胶和生铁无论如何是不可能自己按照某种因果律组合成汽车的,是人类行为将这种组合从虚无中带到可见世界。因此人类创造了可见世界的繁华,让可见世界进入自由境地。

由于人类目的越来越高级化,在人与物质世界的关系中,个人的行为自由度越来越弱。例如,一个单独的人可以自由设计制作一辆独特的自行车,但在人工智能工程中,个人可能只能在千万个环节中,就某一个环节有很少的自由行动空间。没有一个新来的员工会被允许就整个公司的整体计划评头论足,作为员工,我们能做的是配合其他人完成好自己负责的一个微小的环节。社会化将人类行为牢牢地限制在一条不可更改的区块链中。人类个体只是工人,不问前因后果地埋头工作。这是物质生产的范式,我们只能在已经被选择的范式之下展现自己的有限的能力。我们不能像我们本来应该可做到的那样自由行动。如果人的心智能用计算机的算力描述,那么,因为人的欲求目的超过了每一个个体的算力,它需要一个区块链一样的方式去完成人类与物质之间的关系,个人的价值和自由受到限制。每一个人都清楚不会有奇迹发生,一切按照范式指出的方向发展,奋斗失去意义,躺平是唯一的理性选择。此时,人类的出路只能是将范式之下的工作交给人工智能去完成,从而摆脱劳动对人类的束缚,而人类自己则始终居于范式产生之初,自由的争论并确定胜出的范式。

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中集中和弥散是一对范畴,分别对应极权和无政府状态,二者之间会有很多中间类型。一个社会最初关于选择什么样的人际模式,也是一种范式之争,一旦某个范式胜出,这一范式便会像区块链一样的向前蔓延开来,时间越久,越不容易被改变。例如当权力被作为一个社会的范式时,争夺权力便是人类行为的目标。向权力靠拢是可预见的,为了靠近权力,放弃自尊和自由是预见的,获得权力后报复性的压榨下层、侮辱和限制下层的自由是可以预见的行为。在这样的范式下,尽管每个人都感受到自由被限制,但没有人会去试图改变,因为它几乎无法被改变,这一结构是无数人的共同目的驱动下形成的,当有人试图改变这种模式的时候,无需链条顶端的人出手,他身边已经得利或为得利做准备的的人早已将他乱石砸下。权力是自由的,因而也是虚无的,当人类社会行为目的和对象是权力的时候,人类在将可见世界的繁华塞入虚无,而那里空无一物。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