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时敏 > 我的存在

我的存在

 

我在想,我是如何存在的?

假设宇宙间空无一物只有我,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我能想到的是恐惧,然而这是假象,因为宇宙间真的自始空无一物,我是不会有恐惧基础的。恐惧来自我的经验,或者是人类的经验。

我首先是相对于自然界的存在,假设我一生下来就被搁置在一个没有任何动物包括人类的岛屿上。我的存在是有意义的,因为有花果的存在有岩石和山洞的存在,我可以采摘花果我便有了意义。我也许是有意识的,这种意识可能来源于人类的遗传,或者造物主。

我的存在还依赖于其他人的存在,因为他人的存在造就了现在的我的状况。我与他人的爱恨情仇造就了我。

还有一种情况,我的存在依赖于理性,因为我可能本身就是理性的一种表象。在这个意义上,我与岩石没有区别,都是理性的表象。

我把上述三种状况描述为,我与物的关系,我与他人的关系,我与理性的关系。我的一切秉性,高尚与卑鄙都来源于我与他人的关系。我的喜怒哀乐也来自于他人关系。

我鄙视他人的无耻、卑鄙和奴性是不明智的。因为如果他人都是高尚的,都是真善美的,那么我就会象无视空气一样,无视高尚。因此卑鄙的存在造就了我与他人的关系。在他人看来我也是卑鄙的。如果没有高尚与卑鄙的存在,我与他人之间的关系,也许就像两个齿轮之间的关系一样,了无生趣。

如此说来,正义只是法律的理由,不是法律的目的,法律的目的是定纷止争。如果所有的人都是正义的,就如同所有的人都是高尚的一样,会让主体之间的关系了无生趣。

我不知道理性是不是包含主体之间的关系。但我可以假设,主体之间的关系也属于理性的内容。那么感性也是理性,理性的概念包括一切,甚至包括虚无。

如果虚无是真实的,那么存在就可能是假的。当然,虚无可以是相对的。

虽然我知道我一定会死去,但我无法想象我怎么可能会死去。我一旦死去世间的一切将毫无意义,甚至就没有世间了。我知道我终有一死,并且我死后,世界继续像原来一样,就如一块冰变成了水蒸气。想到这里,我觉得是人是无聊的,宇宙也是无聊的,归根到底理性是无聊的。

无论我如何殚精竭虑的思考,并因此沮伤,一旦有一位性感的美女过来挑逗我,我会忘掉刚才的一切恢复生龙活虎的状态。

我开始感到恶心,不是因为性感美女,而是因为刚才的思考。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