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时敏 > 淘金者

淘金者

有人说新西兰是上帝按照天堂的样子建造的。当我驾车行驶在73号公路时,从基督城到格里茅斯一路上的景色让我怀疑,上帝可能是按照新西兰的样子建造了天堂。人类无法创造如此超越现实的美景。据基督城博物馆的资料介绍,19世纪中叶第一批英格兰人乘船到达这里的时候带着在家乡绘制的图纸。这些殖民者中的男人主要任务就是按照图纸以及他们的想象来建设属于自己的家园,女人们则负责后勤。新西兰的殖民者认为,这个总面积26万多平方公里的南太平洋岛屿是他们花了一百多年的时间建成的。如今《霍比特人》的摄影师们只有在这里才能找到突破他们想象力的超越人类的仙境。

箭镇是中国游客必去的景点。倒不是因为《霍比特人》中的精灵王国在此取景,而是因为这里有新西兰政府为了向早期来此淘金的华人致歉而重建的华人村。据说早期的华人淘金者是箭镇政府从皇后镇专程请过来的,目的为了发展箭镇经济。之后他们后悔了,他们认为华人人口的增加可能会影响箭镇整体素质。

华人村的介绍也许能解释为什么同为外来人口的英国人会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与英国人不同,早期去新西兰的华人主要是广州一带的贫民,他们大多没有受过较好的教育,最重要的是他们来此的目的不是殖民而是淘金。与英国人比他们从未打算在这里建设自己的家园,而是随时准备挣够了金子回家。很多人刚结婚就去国离家丢下年轻的妻子在大洋的另一边。艰辛的劳动和对故土的思念让这些淘金者以鸦片、酒精和赌博作为消遣。他们自己建造的用来居住的房子看上去就像临时搭建的窝棚。这让我想起今天北漂一族在北京居住的胶囊房。

新西兰箭镇华人淘金者住宅

在香港艺术馆收藏有一幅油画《农村小景》画的是19世纪中叶的中国农村。画中农舍门厅高大,茂盛的树木环绕四周,主屋厢房错落有致,屋旁有整齐的篱笆围成花园,屋前不远处可见田野和树林。男主人在为年轻的妻子挑选鲜花,孩子们在嬉戏和观看地上的斗鸡。小黄狗或趴或坐安详而慵懒。有同村妇人经过侧目驻步心生羡慕。画中的景象与我在基督城博物馆看到的同时期的英国乡村比看不出任何优劣之处。这也许就是那些刚成家就离开妻子远赴新西兰的淘金者们梦想的生活。就像那些英国人去新西兰时带着的图纸。

香港艺术馆藏.清代油画.《农村小景》

就当时而言,无论是殖民者还是淘金者都是不受欢迎的。然而就长远来看淘金者带走金子留下满目苍夷而殖民者和本地人一起建设了美好的家园。这一点也能从奥塔哥大学法学院图书馆的藏书中得到验证。此处无意歌颂殖民,有关殖民还有很多政治和文化问题需要讨论。新西兰研究私人公司的著作不多,但这些为数不多的著作却在这个领域里研究得非常的全面和深入。有些著作的第一作者已经去世,第二作者仍然在前版的基础上不断完善再版。教授们并不是急着找一些前沿的和有创新价值的课题去“淘金”,而是在前人的基础上精雕细琢的去完善某个理论体系。

学术上的淘金者带走属于其私人的利益后,留在学术旷野里的同样是满地垃圾。而学术建设者却会构筑博大精深的理论体系。他们有时候花费10年的时间只是为了研究将某块砖放在大厦哪个位置更完美,而不是每个人都想建立自己的大厦。

推荐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