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时敏 > 文章归档 > 2016年六月
2016年06月16日 01:47

危楼愚夫

那年夏天在米兰,天气炎热,走不了多远就要钻进冷饮店降降温。老板还没找钱,我就仰着脖子牛饮。一个意大利小男孩面目清秀,晰白的手指间夹着几个可乐瓶子,一边不停的照顾着那些瓶子别掉下来一边盯着我手里的冷饮。之后,他很礼貌的问我是否可以把瓶子给他。我看见他娴熟的将瓶子放到柜台上跟老板协商着,老板收下瓶子递给他一瓶冷饮。他指着席地坐在冷饮店屋檐下避暑的女人,伸出两个指头。老板不耐烦的摇摇头便去招呼其他客人。我掏出钱让老板再给我两瓶冰冻可乐,对那孩子说,去拿给你妈妈吧。小男孩领着我走到她妈妈跟前,可能在告诉妈妈......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11日 17:20

圣皮埃尔的寡妇

19世纪40年代末期,路易.菲利普的七月王朝工业生产不景气,大批工人失业,资产阶级反对派以“宴会”的形式进行政治聚会遭到基佐政府的反对,遂引发武装暴动,但许多士兵和军官拒绝执行政府的镇压命令,奥尔良王朝倒塌,史称法国二月革命。1848年法国成立各阶级组成的临时政府,路易波拿巴成为总统,但政权动荡不安。

&nbs......

阅读全文>>
2016年06月08日 14:23

职业者的奴性

语言这东西非常有意思,它能够表达人们的内心意思。当然据海德格尔的说法,语言只能暗示人们内心的意思,而不能表达。比如当一个人对你说“我爱你”,你只能据此去揣摩她的真实内心,而不能直接得知。因此“定义”被认为是不可能的,也就是人类不可能用短短的一句话准确清晰的表达自己内心意思。例如你无法给“床”下定义。推一步,现代快餐式阅读比定义强,但较之于深度阅读,后者更能让读者从作者的暗示中了解作者的真实内心意思。快餐式阅读也有一个好处,读者可以抛却作者的原意而根据自己的理解进行再创作。 

语言的另一个功能往往被我们忽略,但被语言学家或者哲......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