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时敏 > 搞破鞋

搞破鞋

 

我喜欢搞破鞋,我的一个朋友这么对我说。我吓了一跳,这个怕是不合适在大众广庭下宣扬吧。他跟我解释,他不是喜欢搞别人老婆,而是喜欢搞破鞋。这不是一回事儿吗?他接着解释说,他喜欢搞破鞋这个描述男女关系的专用词组。

他之前对搞破鞋这个词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王小波有一篇小说,写的是他在下乡时和队里的一个女护士谈恋爱被抓住了,当然不是真的王小波,而是小说中的王小波,众人对说他们搞破鞋要批斗他们。之那以后,我的朋友开始喜欢上搞破鞋了,准确的说是这个专用词组。并说搞破鞋有一种美感。那种知识分子才能体会的美感。我说这怎么讲。

你看过姜文的《太阳照常升起》吧,他说,里面的护士陈冲家里从上海寄来一双皮鞋小了穿不进去,黄秋生说我能帮你修。黄秋生把鞋子弄湿里面塞一堆硬东西撑大,等干了以后鞋子就可以穿了。陈冲拿着撑大的鞋子对黄秋生说,你真坏把人家鞋子都弄大了。我的朋友说,陈冲与黄秋生的这段戏堪比罗密欧和朱丽叶阳台对话那段,将男女之间的情爱表达得酣畅淋漓死去活来。我说,那不是新鞋子吗。他骂我没文化,破鞋子就该是破的吗。

他还将搞破鞋上升到理论高度,说搞破鞋不能局限于男女之事,它有着人类冲破旧规则后拥抱自由的敞亮,更有着知识分子承受着周围社会的压制唾骂,仍然坚守和享受着被边缘化的淡定。

他接着说,除了搞破鞋外,搞字用在别的地方就非常的没文化。比如法学圈里,新朋友见面,相互介绍的时候都会问你搞什么我搞什么,这非常不雅。你不能说你是搞民法的,民法不是用来搞的,也不能乱搞,搞大了怎么办。你看,那谁谁不是把民法搞大了吗?后来有人就叫他民法之父,这是要负责任的。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