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时敏 > 朋友与盟友

朋友与盟友

路易斯在他的著作《四种爱》中将朋友提升到一种极高的地位。他认为朋友是摆脱一切人的动物属性和生理特征,接近于神圣的一种人际关系。它不像亲情,时常令你如鲠在喉,也不像爱情让你心跳加速,脸一阵白一阵红。作为人类是完全没有必要需要友谊的,它不是人类生存的必须。你没有任何义务成为某人的朋友,也没有必要让某人成为你的朋友。朋友,于人类可有可无。也正因为此,它才是神圣的。
 
路易斯是这样描述朋友的,最典型的场合是,你遇见某人对他说,“什么?你也这样?我还以为就我一个呢!”麦克米伦公司要求路易斯为他的著作《魔鬼家书》写自我介绍,他是这样结尾的:“我最快乐的时光是身穿旧衣与三五好友徒步走,并且在小酒馆里过夜。要不然就是在某人的学院房间里坐到凌晨时分,就着啤酒、茶,抽着烟斗胡说八道,谈论诗歌、神学和玄学。”
 
他还想象如果在原始社会他的友谊应该是这样的,我们一起嘲笑或者惩罚懦夫和笨蛋,称赞出色的人。那个笨蛋他本该知道风那样吹,他永远接近不了那头鹿,.......你知道我有个很轻的箭头,所以射中了,像这样,明白吗?
 
这是我见到的对朋友最具象、最生动的描述。路易斯说,“这都是人间胜境。生命、自然生命之馈赠,无过于此。面对此馈赠,谁配?”只有感受过孤独的人,才需要朋友。你只有在不被众人理解的时候,那人才会出现,他从众人中把你分别出来,对你说,“你也这么认为?我以为只有我这样。”于是你们双双或者三五成群离开团体。
 
我们常说,多个朋友多条路,那是对朋友的最大的误解。在你生病的时候我会照顾你,但是照顾你绝对不是我作为朋友的义务。拜托了,快点好起来,让我们一起继续谈论还没有完成的话题,直到深夜,忘了我曾经帮助你这件小事,尤其不要因为我在你最需要的时候帮助过你,而影响我们友谊。我不希望,到时候我无法分别你喜欢这首歌是因为它也打动了你的灵魂还是因为你欠我的人情。
 
如果你需要出门多条路,你需要有人帮你两肋插刀,你需要有人和你一起谋求某种利益,你需要的那个人不能叫做朋友,而是盟友。是的,我们需要盟友,在一个坏人们都联合起来了的社会尤其如此。有时候我们很难分辨,因为它们本来可能就混杂在一起,我们在生意上的朋友,多半属于盟友,我们需要有人相互关照。当有人对你说,“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而不是“原来你也这么认为”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对你说,你这个盟友我交定了。请注意,这时如果你也说,你这个朋友我也交定了的时候,你们两就互相负有义务了。多多关照的义务、两肋插刀的义务。
 
盟友因利益而来,这个利益可以是私人的利益或共同的利益,因此盟友最害怕的是在利益需要的时候,被出卖。不出卖朋友,这一说法不准确,应该说不出卖盟友。因此盟友需要纳投名状,必须相互持有对方的把柄,以防止被出卖。盟友的另一个特征是不稳定性,一方面是因为利益消失时的同盟解体,另一方面是,由于相互利益的不均衡性,决定了盟友地位的不稳定。某个在盟友中利益贡献最多的人,会自然建立在盟友中的权威地位。盟友关系由此被另一种关系替代,政治同盟。当某个利益共同体从平等的盟友关系演变为科层结构的时候,盟友关系就演变为政治同盟关系。
 
如果说,盟友关系与朋友关系因常混杂存在而难以分辨,那么政治同盟就已经与朋友关系泾渭分明了。政治同盟中很难有友谊关系,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基本上围绕权力和利益的分配而展开。如果说盟友关系中,尽管我是在利用你,但因为你也同时在利用我,所以你我的人格在被物化的同时又得以重新获得。但在政治同盟中,下级对上级不是利用,而是依赖,上级对下级对利用就成为单向利用,下级因此被物化,失去人格。这已经与朋友迥异,朋友之间是绝对自由和平等的。
 
朋友不可能被出卖,也不可能被背弃。朋友之间没有任何的相互承诺和义务,因而不存在背信离义。朋友对彼此对私人生活几乎没有兴趣,路易斯的原话是“我一点儿也不想知道朋友的私事”,朋友从来不相互打探,我不在乎你的家庭、职业、阶级、收入、种族或者经历,“没人花两毛钱的注意”。所以作为我们没有什么可被出卖的。当然,事实上,对于多年的朋友我们事实上已经对他非常了解,通过他在一次次讨论某个观点时的举例,或者不经意的闲谈。
 
现在如果有人对你说,你必须出卖你的朋友,否则就要治罪于你(康德的例子)。也许你因为恐惧,最终出卖了朋友,但是在此之前你一定会犹豫不决。而盟友则不同,如果有个更大的采购商对你说,从此以后你不要再给某某人供货了(那人曾对你说,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你也这么对他说),既然你与盟友因利益而来,现在因为更大对利益背叛他,这并不会让你太过犹豫。你最多会说一句:兄弟对不住了。用康德的道德普遍法则分析,不背叛盟友并不违反普遍法则。因为盟友不是依靠信义来维护的,它依赖的是利益。第一次你背叛了你的盟友;第二次,如果还有共同的利益诉求,他依然会和你结盟。只有永远的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指的是盟友。一个聪明的做法是要学会用小的利益成本,去维护盟友。例如你的汽车后备箱应该随时备着小礼物,盟友见面时双手奉上,好让他在有好事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你。
 
但是朋友不同,朋友的概念中已经包含了不背叛的命令,尽管这种情况不可能经常发生,因为一般而言,朋友没有什么可背叛的。如果我们出卖朋友那么朋友之间就不会坦诚相待,就不可能有相互理解和欣赏,这与朋友的概念本身矛盾。
 
你应当在心里努力将盟友与朋友清晰的区分开来,尽管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当一个人跟你说,谈钱伤感情的时候,他一定是你的盟友而不是朋友,因为他已经在盘算利益了。你们之间终究存在一种竞争关系,基于利益缘故。很难区分的是,一个人从未对你提出要求,却总是在帮助你,似乎是没有索求你的帮助。你要记住,这看上去像友谊,因为你未见他从你这里索取利益,但不要忘了,路易斯说,相互帮助是有损友谊的,它只是朋友关系中偶然发生的事情,如果一个人总是在帮助你,他一定不是你的朋友。他要么想成为你的恩主,要么想成为你的盟友。当然,我没有任何贬损恩主或盟友的意思,我只是说,你不要将二者混淆要有清晰的判断。在一个坏人都联合起来了的社会里,我们需要盟友。
 
在路易斯看来,友谊不是每个人都配拥有的。你不能对某人说,我不想知道你说的真理,我只想拥有你这个朋友。这是不可能实现的。我们常常介绍某人说,这是我伙计或者这是我的小伙伴。我们原本想说,这是我的朋友,但是我们觉得这样说,太矫情,我们想时髦一点,说这是我的小伙伴。实际上,我们并没有错误的使用词语,而是准确的表达了我们的关系,伙伴关系。我们只需要伙伴就足够了,因为我们没有看法、没有观点,不需要人理解,我们需要只是排遣无聊和寂寞。
 
伙伴关系与朋友关系非常类似,它没有盟友的利益动机,但它不是友谊。我们一群人在饭桌上谈论着我们认识人和经历的事情,或者听说的新闻,碎片化的叙事、唠唠叨叨,风趣幽默,口若悬河、哈哈大笑,不触及任何实质性话题,实际上我们之间根本不可能有一个可以不断深入讨论的话题,没有形而上学,不触及理性、不触及审美和价值评判,没有相互欣赏与理解。我们不是基于孤独而是基于寂寞聚在一起。在我们“唯一了解的世界里,无休无止的瞎扯嬉笑,代替心灵的碰撞交流。最好有女人在场,那样我们所有的男人都可以有了娘娘腔”像妇人一样絮絮叨叨。
 
伙伴关系与朋友关系的另一个不同是,伙伴关系需要用时间来维护,但友谊不需要。所谓天涯若比邻说的是朋友关系,儿童相见不相识说的是伙伴关系。朋友关系也不需要时间的积累,没有必要两小无猜,你们可以一见面就相见恨晚。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