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90年代初期我们刚从中学进入大学,我的老师张重衡先生对我们说,读书是一种生活方式,这句话现在成了泛滥于网络的心灵鸡汤,但是在那个时候,他颠覆了我的世界。第一次见张老师是在学校的操场上,他穿着一身白色的西服,温文尔雅、风度翩翩、自我介绍说到”我今年四十有零”时打了一个响指。全校同学开大会的时候,校长喜欢让张老师讲开场白,他总是一身西装,上台后朝台下浅鞠一躬,“我刚来学校的路上......",然后整个会场安静下来。 那个年代讲话,开局通常是,”同志们或同学们“。

后来我们在他办公室讨论社会和人生,在操场一起打篮球或排球,在他60平米的房子里喝酒海阔天空。毕业那年,我们最后离校的几个同学去他家吃饭,聊到大家就业的各种不如意,张老师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竟然当着自己的学生哭了。也许是酒精的缘故。毕业后,我想考研究生,带着两瓶竹叶青去张老师家,让他帮我推荐导师。他笑着说,哈哈现在都学会送礼了,好吧我们一起把它送给你未来的导师。当天晚上下着雨,他陪着我一起步行,乘轮渡从红钢城去汉口。

我曾经送过张老师一本Robert Kastenbaum 的《死亡心理学》,多年后我们通电话他还和我讨论其中的观点。

话题:



0

推荐

朱时敏

朱时敏

71篇文章 1次访问 174天前更新

法学博士,教师。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