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棉商按不同等级计价,棉农们在卖棉花之前,须精打细算如何将花合理搭配组合,套算等级计价,卖出最好的价格。卖出好价棉农会像爱抚孩子一样,抚摸棉花。被抚摸的棉花,会不会觉得骄傲和幸福呢?

棉花是否为等级而自豪,取决于棉花的欲求。如棉花希望得到农夫的抚摸,它们一定会力争长成一级棉,竞争,抢夺肥料,并可能贿赂茎杆。不同枝丫上的茎杆为争夺养料,就得贿赂主杆,它们甚至可能因此而彼此残杀。在这个体系中,根茎是最低贱的。虽然一切养料都是来源于它们,但是没有人会讨好它们。它们被花朵、枝丫、主杆牢牢的踩在地下,用它们的嘴吮吸泥土以及农夫埋进的刺鼻的化肥,甚至是动物粪便。

有一种影响棉花等级的因素是它们不能改变的,那就是它们生长的土地。肥沃和阳光充足土地上的棉花,一定比贫瘠阴雨土地上的棉花高贵。那些通过竞争血拼出来的一级棉一路上享受着棉农的爱抚幸福无比。当它们被运到贩卖场,见到来自阳光充足地区的特级棉时,它们一定会自惭形愧,作卑贱怯懦状。但这不是最可悲的。

棉花们离开这个世界之前,会被集中到一个废旧棉质品处理厂。在这里,那些特级棉已变为华丽、光彩照人的服装、箱包,虽然有点破旧。它们在这个棉花养老院里回忆、讲述自己的一生,如何被达官富人,名媛贵妇们宠爱,如何出入各种灯红酒绿,气势恢宏的场所。这时,那些出生于贫瘠土地的棉花才知道真正的悲哀是,它们至死都不知道世界原来是如此精彩。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棉花们并没有为竞争互相残杀、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无论何种等级的棉花,它们在阳光下,在风雨中,随着枝叶的沙沙作响,自由自在的摇曳着,绽放着。

话题:



0

推荐

朱时敏

朱时敏

71篇文章 1次访问 174天前更新

法学博士,教师。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