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时敏 > 我不是群众

我不是群众

 

敌人一炮轰过来,死了一片“群众”,没有人能通过“群众”这个称谓从尸体中认出我来。当我的家人从“炮灰”中寻找我的时候,

有关方面会对我的家属说:你找谁?

我妻说:找我的夫君。

有关方面说:你夫君党员证号?

我妻说:夫君不是党员。

有关方面说:有民主党证号吗?

我妻说:夫君亦非民主党。

有关方面态度和蔼的说:那您家先生可是我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参加了人民民主运动的知名人士?

我妻说:那年夫君尚未出生。

有关方面说:哦,那就是群众了。

(他指着那些炮灰)说道:你看,那些都是群众的炮灰。

我从炮灰中站起:我不是群众!我有身份证,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

每次因各种原因填写简历的时候,我都面临着一种无所适从的状态。简历中有一栏要求填写政治面貌,且只有四种可选项:党员、民主党派、无党派(民主)人士、群众。我既不是党员也不是民主党派。其实我20多岁的时候曾经满怀赤诚的写过三次入党申请书,每次都在万字左右,相当于我现在一篇学术论文的篇幅。那时候,我在一家工矿区职工医院。三次中每当我期盼着自己能被党吸收的时候,结果都是那些平时欺男霸女的工厂的子弟、和那些见到领导一脸奴颜媚骨的人光荣的入党了。在我20多岁的时候,这曾经让我着实委屈过一段时间。

我在大学毕业留言册上“我最崇拜的人”一栏写着:卡尔.马克思。去年8月我平生第一次去德国Trier 小镇,那里的一草一木我都感到那么的亲切。它们承载了我青春时期的梦想。我仿佛能看见少年马克思第一次见到美丽的燕妮时那羞涩的表情。漫步漠泽河畔,马克思和燕妮第一次约会时的情景依稀浮现。十几年前,我来西安考研,当别人往家里大包小包的带西安的土特产的时候,我扔掉自己带来的棉被,把从地摊上买的二十多册《马克思恩格斯全集》从陕西扛到湖北。它是我少年时代的梦想。当我后来和其他的法律人士一样对马克思的一些观点责难的时候,我内心常有一种自虐的感受。

自弃医从法后,每次填写简历的时候,我都在政治面貌一栏填写:无党派(民主)人士而不是群众。其理由如下:第一,我模糊的记得我的第一张户口卡上写的是国家15级干部,而不是群众。那时我是医院的医生,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预备役的连长。其二,我也不是党员或者民主党派。其三,所谓无党派民主人士是一个历史概念,大概是指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没有参加任何党派组织,而参加了人民民主运动的知名人士。2000年,中央统战部正式规范了对无党无派人士的称谓,明确对无党无派人士群体称“无党派人士”,对其中的代表人物称“无党派代表人士”。全国政协十届二次会议审议通过的政协章程修正案,正式将无党派民主人士的称谓改为无党派人士。所以,现代人中应该已经没有所谓的“无党派民主人士”了,而代之以无党派人士,但是现在有很多简历中仍然让选择“无党派民主人士”。那么我是不是“无党派人士”呢?从“无党派人士”的出处看,是出自统战部的文件中,对需要纳入党的统一战线对象的人士,这些人士不是民主党。那么我,一名大学法学教师,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是否属于党的统战对象呢?从“无党派人士”是脱胎于“无党派民主人士”一词,看出,要想成为统战对象的“无党派人士”,我还需满足“知名人士”的条件。我似乎不能满足。因此,我连“无党派人士”都够不上。其四,在政治面貌的四个选项中是没有我的位置的。但是我不能不填写,否则就是态度问题了。于是我选择了“无党派(民主)人士”。而不是群众。

我原以为这个东西本无人关心。我一直这么填了好多年也没惹出什么祸来。但是这次,差点误了我的前程。一位掌握着我前程的省部级官员看到我的简历后,对我呵斥道:连我也只能叫做无党派人士,你怎么能自称是无党派民主人士呢?你给我说说什么叫无党派民主人士?你身为一个搞法律的人必须严肃对待这个问题。我诚惶诚恐的说,那您总不能让我填群众吧,就这么几个选项,其他明显的不对。那位官员呵斥道:

你就是群众!

从法律的角度上说我不是群众!

法律对人的界定无非从两个方面来界定:一是人格、二是身份。自现代文明社会以来,每个人自出生,获得法律认可的人格,我们再也不用受到奴隶制度、或家父权对我们人格的限制。关于身份,几乎每个人(除了那些没有国籍的人)都有一个身份,这个我有身份证为证。我的身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这个就是我的身份。如果我入了党,我就可以获得另外一个身份,党员身份。并且持有党员证件(党费证等)。这些身份证件上都有我的编号,直接指向我这个“人”的。但是“群众”是什么身份?我从来没有收到过任何一个机构给我颁发任何一个带我的名字及编号的证件,证明我是群众。群众不但没有身份也没有人格。

敌人一炮轰过来,死了一片“群众”,没有人能通过“群众”这个称谓从尸体中认出我来。当我的家人要从“炮灰”中寻找我的时候,

有关方面会对我的家属说:你找谁?

我妻说:找我的夫君。

有关方面说:你夫君党员证号?

我妻说:夫君不是党员。

有关方面说:有民主党证号吗?

我妻说:夫君亦非民主党。

有关方面态度和蔼的说:那您家先生可是我党领导的新民主主义革命中参加了人民民主运动的知名人士?

我妻说:夫君那年尚未出生。

有关方面说:哦,那就是群众了。

(他指着那些炮灰)说道:你看,那些都是群众的炮灰。

我从炮灰中站起来:不! 我有身份证,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我不是群众。这让我想起来另一件小事。我在法国留学时,法语课上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中国、日本、韩国、美国、德国、玻利维亚等。但有位老师在叫到中国学生的时候,从来不叫名字而是指着我们叫:chinois 或者chinoise(那个中国人。)中国学生中,还有一位是法国政府以税后年薪24万人民币的薪酬请到法国去合作项目的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的纳米技术的博士后。有一次,这位法国人指着我叫我回答问题,我洋装不知叫谁,她补充道:chinois(那个中国人)。我假装惊讶的说道:J'ai enregistré mon nom.!(我已经登记过我的名字了!)然后径直走到她的面前,让她跟我一遍又一遍的念我的名字,直到发音准确。从那以后,那位法国老师叫所有中国学生都叫名字了。

 我还有一事不明,谁能告诉我干部是什么意思?



推荐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