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朱时敏 > 走,打群架去

走,打群架去

那一年我们家连生三个男丁,正月五伯家老二出生,二月奶父家老三出生,三月我出生。听到我来这世上第一声啼哭,候在堂屋的伯父们就宣布,又是一个男娃。七岁时,五伯就请武师教我们三门桩、四门架。十岁时我们就用黄豆做成沙袋在身上排打,练习硬气功。农闲时,父辈们的娱乐方式就是让我们兄弟之间摔跤对打。兄弟三人数我体弱,每次被压在地上不能翻身时,都会被取笑回去让你妈给你炒蛋花饭吃。我是不会认输的,回去将竹竿一头劈开夹上石块,甩向他们家的玻璃和屋顶。

无论我们兄弟之间如何打斗,只要有外人欺辱,必群殴之。六伯家老四小我们一岁,有一次在学校被高年级男生欺负。放学路上,我们把雷锋书包和军帽都交给老四,五伯家老二将那高年级男生拦腰抱住,我和奶父家老三朝他的头和身子一通乱揍。自那以后高年级男生见了我们就躲。

那是一个尚武的年代。有天我正在睡午觉,被同学叫醒,不容我搞清状况就塞给我一杆标枪,走,咱们班同学被初三的给打了。谁?谁被打了?

阳光。阳光穿过积满灰尘和蜘蛛网的破旧玻璃窗,被标枪头折射后在走廊里闪烁。空气中弥漫着金属寒气和人体热血的味道。我,一介书生,体弱多病,睡眼惺忪,被人拖拽着去打群架。

你别管,我也不知道,反正是咱们班的。很多年以后,那个被我们打得见了就躲的高年级男生成了奶父家老二的大舅哥。我始终不知道那个我为他打群架的同学是谁。

我一直认为,那个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直到今天早上,我起床打开手机,炸锅了。重磅炸弹!香港昨晚出大事儿了!内地人从此不要去香港购物了!八问港儿你亲妈到底欠你什么?我的第一反应是,又怎么了。咋又闹起来了。让人难受的是微信的结尾还撂了一句:我选择了转发,因为我不想冷漠!

靠!这是又要被人拖着去打群架啊。这回的理由是咱们内地人被港人欺负了。

微信那边催促,你怎么还不转?不知道来自哪个城市或者村庄里的一帮有钱人(其实真正有钱人从来是空手出入国际航班)和几个在香港混得不怎么样的年轻人之间吵架,关我什么事?

微信那边怒了,是内地人被香港人欺负了,他们骂的是整个内地人,包括你我。我就是我,不是香港人也不是什么内地人。按照这样的逻辑,一个湖北的朱姓与我父亲同辈的老者若沿街乞讨,我还得把他接回家供养。

微信那边开始念道德经,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 好了!我知道了,马丁.尼莫拉说的。但顾炎武的话更逼近事情的真相,他说国家兴亡食肉者谋之,天下兴亡匹夫有责。意思是两个利益冲突者相争,那是当事人自己的事,旁人莫管;如果基本人伦受到了威胁就事关天下兴亡,我等匹夫也不可袖手旁观。屠杀是触犯基本人伦,去香港购物和随地吐痰是利益纠纷。当事人无法自救可以去找法院,我等不明就里者岂可妄判。据说如果你原本想买3袋奶粉,但去超市后发现只有2袋摆在货架上,一个遵循善良风俗的人会只买走一袋,另一袋留给别人。我不知道赴港购物者是否做到。

我不懂政治,搞不清楚,港督、特首、李嘉诚等以及境外不怀好意者与香港的基尼系数之间的关系。我只知道,如果一个自小和你一起长大的兄弟与一个从小被寄养的兄弟打起来,你是选择参与其中打群架还是保持中立。也许你会说,那小子被他养父唆使连咱亲妈一起骂啊。是的,那又怎么样?再把他赶回他养父家?要我说,不管背后有没有不怀好意者,不管他们想干什么,有一点是事实,香港已经回来了,是我们的。我们的香港为什么不去购物?不去旅游?不但要去,还要多去,让有些不习惯的香港人习惯回家后的生活。还要取消港澳通行证的限制,欧盟各国之间尚没有边境限制,美国人去香港都不用签证,中国西安市人去中国香港市还要签证,实在是匪夷所思。

不过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据我所知,总面积208平方公里的蔡家坡,陕西宝鸡的一个小镇,从东头到西头中间有一个关卡,路过者须停车缴费。

推荐 96